八湊網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智慧

環境部官員:政策環評呼之欲出有一個處專門負責|政策|環評|環境部 李雙江的兒子李賀

2019-01-08  環境部 官員 政策 環評 呼之欲出 有一個 專門 負責 政策 環評 環境部 新浪 新聞 

原標題:環境部官員向每經記者獨家透露:政策環評“呼之欲出”

每經記者李彪每經編輯陳旭

未來地方出臺政策不能再“任性”,將需要先過環境影響評價(環評)這道關卡。

近日,生態環境部環境影響評價司司長崔書紅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獨家透露,政策環評呼之欲出,環境部環評司正在做政策環評相關研究工作。

崔書紅說:“(環境部環評司)有一個處專門負責這方面的工作,從政策、立法等方面正在開展探索、研究,因為立法有一個過程,還需要進一步實踐。”

這也意味著,繼項目環評、規劃環評之后,備受關注的政策環評已進入制定出臺的軌道。

崔書紅告訴記者:“政策環評的出臺肯定會有難度,政策環評是個新生事物,人們對政策實施的環境影響能不能接受,承不承認這個東西,都還有一個認識的過程。”

在多位業內專家看來,相對于項目環評和規劃環評而言,政策環評中需要考慮部門管理、政策時效性等因素,使得政策環評變得較為復雜,仍有大量問題需要明晰。

圖片來源:攝圖網

環境部正在研究政策環評

2015年11月,渭南市政府印發《關于加快縣域工業園區發展的意見》(渭政發〔2015〕34號),明確規定每月在渭南市工業園區設立25天“寧靜日”。

上述問題被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發現,出臺上述政策文件的相關責任人也被處罰。但這并不是個案,中央環保督察完成對31個省、區、市全覆蓋,督查組發現了山東、陜西、湖南等多省份存在違反環境保護的“土政策”。

與此同時,2014年11月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加強環境監管執法的通知》,要求對各類環境違法行為“零容忍”,全面清理、廢除阻礙環境監管執法的“土政策”等。

如何避免政策對環境造成傷害,對政策進行環境影響評價也成為最受關注的措施之一。

作為把住污染的第一道關卡,環境影響評價一直被寄予厚望。目前我國的環評體系中主要是項目環評和規劃環評,也就是要求在項目建設之初、規劃編制階段就要對項目落地、規劃實施可能造成的環境影響進行評估,并給出預防、減輕環境影響的對策、措施。

然而,相對于項目環評和規劃環評,一項政策出臺實施對于環境影響的范圍可能會更廣、更深遠,因此,政策環評一直是行業內關注的重點。

早在2014年1月的全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上,原環保部部長周生賢在介紹需要著重做好的工作時,就重點闡述了要研究制定《關于進一步加強規劃環境影響評價工作的意見》,推動建立規劃環評部門聯動機制,開展能源、城鎮化等政策環評試點。

2015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新環保法也為開展政策環評打開了一個缺口。該法第十四條規定,國務院有關部門和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人民政府組織制定經濟、技術政策,應當充分考慮對環境的影響,聽取有關方面和專家的意見。

對此,崔書紅認為,新修訂的環保法已經往前邁了一步,政策環評呼之欲出,隨著相關工作的推進,終有一天政策環評會立題。“我們正在做政策環評,有一個處專門負責這方面的工作,從政策、立法等方面正在開展探索、研究,因為立法有一個過程,還需要進一步實踐。”

政策環評出臺仍面臨難題

崔書紅說,政策環評的出臺肯定會有難度,這是個新生事物,人們對政策實施的環境影響能不能接受,還有一個認識的過程。

實際上,政策環評并不是一個新鮮的事物,早在2005年,時任環保總局副局長的潘岳就撰文指出,從理論上講,政策戰略環評應先行,區域與行業的規劃環評次之,而建設項目的環評則再次之。但就我國現有國情而言,戰略環評的切入點只能在規劃環評,但規劃環評的層次仍不夠,許多重大的環境問題,需要在更高層次即政策層面予以解決。

中國政法大學教授、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環境資源法研究所所長王燦發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稱,對一個政策做環評非常復雜,首先是要確定實施政策環評管理的機構是什么部門,一些影響面大的政策往往是由更高級別的政府部門所出臺,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監管上的難點;其次是很多政策出臺時間緊,而做環評需要一定的時間周期,政策環評會不會影響到政策出臺實施的時間。

王燦發認為,在實施政策環評之前,需要先明確哪些屬于政策,比如政府出臺的一些綱要、行動計劃、若干規定等是否算政策。他表示,未來不應該是所有的政策都必須要做政策環評,應該只需要對那些對環境影響比較大的政策做環評。

“政策沒有法律那樣有很強、持續的執行效力,有些政策只是一些暫時性的,要做環評要費很大的精力,可能政策實施一段時間就停止了,要不要做環評還是值得商榷的。”王燦發說,政策環評的實施非常復雜。

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副會長駱建華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政策環評操作的難度非常大,所以即使在環保法中都沒有被列入進去,現在主要是通過生態紅線、主體功能區等方式對一些政策進行約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政策環評在一些發達國家已經實施了多年,中國人民大學環境政策與環境規劃研究所所長宋國君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介紹,美國立法要求,對政府的規劃、政策都需要有環評。一般來說,政府出臺的所有政策也應該保證都是環境友好型的,不過我國在推進政策環評過程中應該先進行一些試點,而且需要對政策環評的操作進行細化。

辽宁彩票网 观塘区 | 萝北县 | 双桥区 | 阳城县 | 玉环县 | 仁布县 | 精河县 | 平远县 | 察雅县 | 四平市 | 修水县 | 淮北市 | 镇宁 | 平湖市 | 靖州 | 顺义区 | 芷江 | 巴中市 | 南皮县 | 大冶市 | 通城县 | 平阴县 | 云阳县 | 北京市 | 崇仁县 | 奎屯市 | 油尖旺区 | 渝北区 | 虹口区 | 定襄县 | 吴旗县 | 北宁市 | 永兴县 | 志丹县 | 吉首市 | 滨海县 | 张家川 | 广元市 | 万山特区 | 莫力 | 仁化县 | 松桃 | 晋江市 | 黄梅县 | 兴山县 | 曲阜市 | 武夷山市 | 黔西县 | 建宁县 | 石门县 | 舞钢市 | 通化县 | 东宁县 | 沧源 | 阳城县 | 东丽区 | 沧州市 | 鄂州市 | 洛阳市 | 嵊泗县 | 左权县 | 东丰县 | 旬邑县 | 肥西县 | 定结县 | 宁阳县 | 延安市 | 五莲县 | 上林县 | 农安县 | 溆浦县 | 自贡市 | 鄯善县 | 通榆县 | 炎陵县 | 安塞县 | 祁连县 | 禄丰县 | 龙岩市 | 新野县 | 崇仁县 | 吕梁市 | 荥阳市 | 丰宁 | 孟连 | 浪卡子县 | 韩城市 | 桓仁 | 梅州市 | 淮安市 | 华亭县 | 黄平县 | 屏东市 | 安仁县 | 谢通门县 | 彭泽县 | 绥芬河市 | 同江市 | 马山县 | 冀州市 | 玛沁县 | 滕州市 | 江津市 | 中宁县 | 岚皋县 | 兴仁县 | 武穴市 | 故城县 | 静宁县 | 大关县 | 阿克陶县 | 定安县 | 沙河市 | 分宜县 | 宁城县 | 肃宁县 | 绵阳市 | 苏尼特右旗 | 沁阳市 | 梁河县 | 河曲县 | 溆浦县 | 鄯善县 | 玛曲县 | 句容市 | 武陟县 | 贵州省 | 徐水县 | 广州市 | 新余市 | 铁岭县 | 扎兰屯市 | 临汾市 | 乌拉特前旗 | 仙桃市 | 平乡县 | 靖远县 | 阿巴嘎旗 | 萨迦县 | 南涧 | 太谷县 | 丽江市 | 塔城市 | 宕昌县 | 阳高县 | 宁城县 | 安平县 | 拉萨市 | 蓬莱市 | 房产 | 湘潭市 | 义乌市 | 桓仁 | 长宁区 | 龙州县 | 盘山县 | 临沭县 | 息烽县 | 福海县 | 长阳 | 定边县 | 云和县 | 常山县 | 荆州市 | 南平市 | 廊坊市 | 广南县 | 弋阳县 | 多伦县 | 绥滨县 | 崇州市 | 河西区 | 河南省 | 温泉县 | 鸡泽县 | 丰镇市 | 宜州市 | 西和县 | 高平市 | 四会市 | 恩平市 | 永丰县 | 泸西县 | 丹凤县 | 定结县 | 清流县 | 搜索 | 长治市 | 桂东县 | 庄浪县 | 化隆 | 长白 | 新泰市 | 原阳县 | 横峰县 | 北宁市 | 辉南县 | 栾城县 | 黄大仙区 | 玛沁县 | 本溪 | 临朐县 | 灌云县 | 平利县 | 阜南县 | 徐汇区 | 夏邑县 | 中西区 | 台安县 | 宜春市 | 汕头市 | 马龙县 | 中卫市 | 永济市 | 玛曲县 | 太白县 | 榆中县 | 松桃 | 龙游县 | 阿克 | 颍上县 | 武威市 | 乐陵市 | 体育 | 高邑县 | 漯河市 | 苗栗市 | 无极县 | 天镇县 | 肥东县 | 怀宁县 | 定安县 | 林芝县 | 望城县 | 商城县 | 定南县 | 扎兰屯市 | 阳城县 | 富源县 | 华容县 | 广西 | 温州市 | 广河县 | 太和县 | 柘城县 | 南郑县 | 磐石市 | 莆田市 | 德安县 | 龙游县 | 铁岭市 |